茄子视频app999高清完整版

“不卖了?呵呵,你个乡巴佬,好像误会了什么。”

王尧仰着头,露出不屑的眼神,嗤笑道:“本公子好像没说过要买吧?”

少年闻言,眉心微蹙,冷冷的注视着王尧。

那管事听到王尧的话后,也是一怔,可是人家好歹是太原王氏的子弟,不要说他一个小小的管事,便是曹家堡的老堡主亲至,也要好生对待。

管事看了一眼少年,眼珠子一转,急忙上前说道:“这样,这老虎就按照你说的价格成交……来人啊,给这位小哥儿拿两贯铜钱来。”

管事可不想把事情闹大,万一惹来护廷队的注意,他的职位恐怕要不保。

想了想,只能买下这少年的老虎,再转赠给王尧,如此也算是一个两的办法。

可惜,某人这个时候突然一根筋了。

王尧见那少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没来由的心中发颤,本能的挪开了双眼。

想我堂堂太原王氏子弟,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王尧听到那管事的,拐着弯帮少年说话,顿时羞怒难当。

“兀那操蛋,谁要你来做好人,这老虎本公子还就一文钱不给他了,我看他能把我怎么着。”

湖边小呢感受清凉季

其他两个孩子见王尧来了脾气,都是脸色一变,其中一个凑了上来。

“王尧,你小子悠着点,忘记你大娘和二哥的事儿了吗,别跟这儿胡来啊。”

王尧耳根子已经通红,听到同伴的提醒后,抿着嘴暗自斟酌了半响。

大娘和二哥的遭遇他当然记得清楚,好像是因为大哥的事情,得罪了郎君。

如今两人都被送回老家禁足,老父亲王寿这次一点面子都不给,连大娘的娘家求情都没用。

可是,那又怎么样,面前的这个野人难道还能认识什么郎君不成。

就算护廷队的人追究起来,自己大哥如今还是商会的主事呢,怕个屁!

一念及此,王尧心中大定。

“你们别管,这老虎我还就要定了,你,拿把刀来,本公子要亲自割肉。”

说着,还挑衅了瞪了一眼那名少年,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曹家肉铺的管事也是很无奈,眼见王尧眼珠子又瞪了过来,急忙让人送来一把尖刀。

王尧接过刀,先是耀武扬威的朝那少年比划了两下,见那少年不为所动,更是怒不可遏。

“我让你狂!”

王尧怒喝一声,尖刀用力朝……老虎刺去。

他可没胆子伤人。

可他没胆子,那少年却是怒了。

“混账!”

少年忍了半天,终究是忍不住了,这个小屁孩简直是茅房点油灯啊。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那少年一声厉喝,左脚后蹬蓄力,猛地抬腿朝王尧手上的尖刀踢去。

王尧不过一介小儿,哪里能握得稳刀子,再说他也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敢对自己出脚。

噗的一声,好像是骨头折了的声音。

接着便见那尖刀直飞上天,吓得围观的人群纷纷后退闪避。

王尧更是不堪,抱着已经变形的几根手指,直接就地翻滚起来。

两个同伴见状,其中一个胆小一点的,已经退出人群,前去通风报信……

竟然有人敢当街伤人?

围观的人里,不少人已经开始为那少年默哀。

虽说他也是含怒出手,不得已而为之,但……终究触犯了内城的条例。

果然,不多时,护廷队的人便闻讯赶来。

带队之人,赫然便是护廷十队的队长,苏齐。

而几乎与他们前后脚到来的,还有距离本就不远的席如慧一行人。

小胖子李承乾听说王尧被打了,心中还偷偷乐呵了好久。

只是,真见到王尧扭曲脱臼的手指,也是被吓得不轻。

“苏队长!”

“裴娘子?”

苏齐正要进去询问事情经过,没想到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扭头看去,才发现是个熟人。

裴蓉娘,是裴铭的亲妹妹,而裴铭不久之后又要去苏齐的妹妹苏小南为妻,这桩婚事还是席云飞亲自上门去说的亲,几乎是板上钉钉。

所以,真算起来,裴蓉娘还要叫苏齐一声……啥来着?(谁来科普一下)

裴蓉娘朝苏齐敛衽一礼后,看了一眼地上疼得直打滚的王尧,不自觉的深呼了一口气。

遇事当有静气,这是哥哥交给她的办法,遇到棘手的事情,先深呼吸几次,平缓心情。

王尧毕竟出身不凡,而且今日大家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她作为年纪最大的学姐,保护学弟学妹的安,自然是责无旁贷。

可是……

裴蓉娘抬头朝那个昂首挺立的少年看去,见他神色丝毫不慌,甚至还双目如剑的打量着苏齐等人,那眼里的神采,似乎是疑惑,也好像是向往。

苏齐看了一眼地上打滚的王尧,又看了看裴蓉娘身后的公子小姐们,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些小屁孩一定是偷跑出来玩的,不然身边不可能不带护卫。

好在方才席如慧见到他出现,便拉着李承乾躲在了人群中,不然苏齐估计不会如此淡定。

“这位小哥儿,可能要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了。”

苏齐眼色微动,旁边几个护廷队的队员,已经慢慢将那少年合围在中间,狮子搏兔犹尽力,他们可不会给少年任何反抗的机会。

倒是那少年先是一怔,接着朝苏齐抱拳一礼,道:“这位大哥,这事儿虽然是我做得不对,但如果他不对我的虎皮出手,我肯定不会伤他的。”

苏齐伸手打断要扑上去拿人的队员,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他这才想起来,这个小郎君,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泰然处之的表情,明显是理直气壮。

又想起一些世家公子哥的纨绔行为,苏齐眉心微蹙,冷冷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王尧。

“你!”苏齐伸手朝曹家的那个管事指去,沉声道:“如实将此间之事说来,胆敢添油加醋,小心本队长治你一个包庇之罪,关你一两年都是轻的。”

那管事本就心虚得很,闻言吓得直接就跪了下去,老老实实的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说给苏齐听。

世家的人不好得罪,可护廷队的人更不好忽悠啊!

听完管事儿的叙述,苏齐没有信,而是又找了几个围观的路人求证了一番。

旁边一直看着苏齐的裴蓉娘,眼里满是崇拜之色,见惯了阿谀奉承之辈的她,对于苏齐这种不畏强权,秉公执法的汉子,不由得多了一丝好感。

至于那个少年,眼睛里精光四溢,道听途说都为虚,眼见耳听方是真。

果然那个王大哥没有骗自己,朔方的兵真的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少年伸手抚摸着自己热血沸腾的胸膛,苏齐尽忠职守的行为,更加坚定了他此行的决心。

“我一定要加入护廷队,一定要成为特战队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