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app污版破解版下载

斯特比姆炸弹,泥煤的不就是奥特炸弹吗,粘贴复制改个名就是自己的招式了。

向闲鱼翻着白眼转身离去,不过他还是很羡慕这招啊,要是泰兰特也会就好了,他最不缺的就是能量和寿命。

说起来整个光之国就两个会,泰罗和梦比,一不留神就是同归于尽。

还好我机智让巴克西姆先闪了,不然就是双杀啊。

至于吞掉玛伽贾巴,向闲鱼就没去想过,摆坨翔在你面前,就算不看都嫌恶心,玛伽贾巴就是那坨翔。

不过说起来,感觉好像没那么臭了。

向闲鱼用手摸了把头发,放到鼻尖闻闻,确实没刚才那么浓郁了。

果然都是这家伙害得,水里面有它力量的残留,所以才会充满“芬芳”。

回去路上,他还遇到了奈绪美几人,打算去之前的湖泊。

“你们现在去也迟了,怪兽已经被欧布ko了。”

“不是吧!”

三人显得很沮丧,不过向闲鱼也给了他们好消息,水的臭味很快就会消失。

Kila晶晶(廖挺伶)生活写真

早见善太一听,连忙坐上驾驶位,招呼众人上车。

他终于可以摆脱满身臭味了,现在!立刻!马上!回去洗澡!

坐在车后座的向闲鱼察觉到有人在窥视自己,当他转过头时,那股视线又消失了。

伽古拉站在树后,手中捏着片叶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呵~感觉还真敏锐。”

“不过,水之魔王兽,总归是到手了。”他抽出张卡牌,放在鼻尖轻嗅。

“确实有点臭。”

这边,回到ss总部,两个臭气熏天的家伙在水池前等着,直到水里臭味消失,拿起洗澡用品就往澡堂走去。

“你们慢点啊!”

奈绪美和松本森也拿着毛巾脸盆跟上来。

泡在温热的水池里,向闲鱼眯起眼睛,太舒服了。

“叮咚~”

嗯?

转移到聊天群内,藤原妹红发的红包,应该是之前的烟草钱。

肯定就是妖怪尸体,等会再取出来,不然八成吓晕他们。

妖怪可长得一点都不美颜,那是颜值下限有多低,他们就能达到什么程度,嘴歪眼斜,血盆大口,青面獠牙都只能算小儿科。

不过他们的基因有点意思,研究过程中需要比对实验数据,藤原妹红提供的少量妖怪尸体还是不够。

小妖怪没啥价值,必须要她口中说的接近大妖怪那种才行,或者就是大妖怪级别。

“哟~你们都在啊。”

向闲鱼回过神,发现红凯就穿着条短裤进来,于是抬手打招呼。

“这不是赶紧来把自己洗干净嘛,那臭气真是太够味了。”

“说的也是。”红凯站在淋浴器下冲洗干净,然后进入池子把身体浸泡在里面,只露出个脑袋。

向闲鱼突然想起件事:“凯,那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家伙是谁啊?听他说的好像可以召唤怪兽。”

红凯沉默着没有说话,他在想要不要说出来。

“不方便吗?那就算了。”

等了好一会没有回应,向闲鱼也就放弃了,他也就是偶然有点好奇。

“他本身比较危险,如果遇到就远离他。”最后凯也就是提醒一下,没有说出伽古拉的身份。

“我们来啦!”

“哗啦!”

两道水花溅起拍在红凯的脸上,向闲鱼则淡定放下手掌,水花都被挡下了。

红凯:“你们两个不要跳进来啊!要慢慢地入水!”

向闲鱼闭上眼睛,后仰靠在池壁。

伊卡尔斯:“本体,可以召唤怪兽了。我们需要继续进食成长。”

巴拉巴:“这次要那种水生怪兽!”

向闲鱼:陆生水生有区别吗?

巴拉巴:“水分充足,养颜啊。”

行吧,反正也不费什么事,不过你就是开几十倍美颜还是那搓比样啊。

……

月球背面,泰兰特正在吸收一只怪兽,向闲鱼站在环形山上,平静地注视着。

“这是第九只了。足够我们消化一段时间,就先这样吧。”

泰兰特回到身体中,向闲鱼也打算回到地球去。

……

“我回来啦。”

走进ss社的门,里面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去哪了?”

找过各个房间和一楼,都不见人影。

走到外面,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觉得很难受。

天上不知何时多出个太阳,正在挥洒着热量。

“我前天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吧?”向闲鱼抬头眯起双眸,这个和之前看的太平风土记中的一个有点像。

双头的怪鸟,莫不是说的庞敦?属性倒也对上了。

“算了,先去找他们吧。”

这种热量,对向闲鱼来说也就和暖风差不多,没有难受的感觉。

拿出手机拨通松本森的电话,得知他们在奈绪美打工的咖啡厅,于是顶着热浪赶过去。

“真是的,你们这种大热天不待在家里,跑外面来遭罪啊。”放下空杯子,向闲鱼无力吐槽。

家里的果汁不好喝吗?跑咖啡厅来喝清水,真亏你们想的出来。

松本森双手在笔记本键盘上按的“噼啪”作响:“其实我们出来还有个原因,就是因为天上多出来的太阳。”

“我怀疑这不是太阳,而是怪兽在作怪。”

向闲鱼:“我知道啊。”

早见善太一怔,疑惑地问:“向君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没看太平风土记吗?”向闲鱼奇怪地反问,毕竟这玩意他们办公的电脑里都有,“上面记载的有关于假太阳的资料,和现在的对比,不是完一样吗?”

“确实。”松本森把关于这方面的资料调出来,转过电脑给早见善太看。

“还真有。”早见善太从头到尾仔细浏览,上面的记载和现在的情况一点不差。

这时,空中的假太阳爆发出一阵刺眼的亮光,更加灼热的气息散落。

街道上很快就有人中暑倒地,被四周的路人抬到避光处,向闲鱼所在的位置倒还好,只不过松本森和早见善太汗水流的更多了。

公园里,红凯生气地盯着手中的木棍,就在几秒钟前,这还是冰冰凉的冰棍。

“我的冰棍啊!”

他左手取出欧布圆环,右手木棍……额?

红凯丢开木棍,右手捏着卡牌,插入发光的欧布圆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