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麻豆传媒顾美玲网手机版

吃过饭后,席云飞一行人分散开来,各自行动。

合作的大体方向已经定下来了,接下来的具体执行,自然就交给手下人去操作。

席云飞与王大锤走到二楼的时候,刚好看到李恪在楼梯口站着等他。

李恪虽然才十二虚岁,但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七,比席云飞也差不了多少。

稚嫩中略显俊朗的面容,完美遗传了李世民和杨贵妃的基因,算得上是一枚小鲜肉。

游戏厅里有一排抓娃娃机,刚好就在楼梯口附近。

此时不少世家千金小姐们一边交头接耳,一边偷偷打量着李恪,若不是碍于游戏厅的人太多,估计小姐姐们怕是已经要安耐不住冲上来认识一番了。

“郎君!”李恪恭敬的朝席云飞拱手一礼。

席云飞微笑着点了点头,明知故问道:“你在这里等我?”

李恪微微颔首,面露纠结之色,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席云飞嗯了一声,直接走过他身边,目光在游戏厅里游移起来。

李恪见状,急忙抬脚跟上。

可爱水果女孩的高清日常生活照

游戏厅里玩游戏的人很多,但也远远比不上一楼的人山人海,毕竟游戏币不便宜,发行的三种钢镚中,只有价值十文的人物钢镚可以用来玩游戏。

一次十文,如果不是家里有点钱财的,大体也不敢上来玩耍。

不过,围观的人倒是蛮多的,基本都是一些丫鬟小厮,还有就是胆子大一点的孩子。

早上的活动告一段落,中午休息一个时辰,下午继续。

所以斗牛区人不是很多,席云飞绕了一圈,带着立刻朝斗牛区走去。

席云飞找到一张空着的休闲椅,自己坐了下来。

“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席云飞抬头朝李恪问道。

李恪毕竟还是个孩子,面对比自己打了几岁的席云飞,自小养成的气场慢慢派不上用场。

对于席云飞的事迹,李恪可以说是倒背如流,渐渐的,产生了一股崇拜感。

李恪红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想跟着郎君学习。”

席云飞以为自己听错了:“跟着我学习?”

没想到这个三皇子倒是有趣得紧,本来以为他是来要什么好处的,没想到他连我人都要了。

“你知道我能教你什么,你就要跟我学习?”

席云飞憋着笑,一本正经的看着李恪。

此时的李恪才像是一个孩子,紧张的双手不停握紧拳头又松开,反复了几次,才壮着胆子说道:“父皇平日里总说起郎君的事迹,以此来激励我兄弟几人奋发上进,恪听多了,自然对郎君有一些了解,至于能教我什么,不如说,恪想学什么!”

呵呵,好小子,对我倒是很有信心,你想学什么,我就能教是吗?

还别说,这通马屁,拍得席云飞心里很是舒坦。

微笑着点了点头,席云飞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说说,你想学什么?”

见席云飞没有反对,李恪心花怒放,刚要开口,可临到嘴边,话又咽了进去。

是啊,我要学什么,如果是之前,我要学的是经商之道,为父皇解决内库空虚的问题。

可是,中午听闻货币之论,李恪忽然发现,在某些人眼里,钱只不过是一个数字。

就比如面前的席云飞,如果他愿意,钱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因为这天下的钱都是他自己打造。

席云飞盯着李恪,见他神情变化不断,心中暗自好笑。

虽然努力表现出成熟的交际手段,但本质上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啊。

“这样吧,你先跟着我,我在长安会待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能看多少,学多少,都算是你的本事,如果学不到什么也没关系,回头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个好老师。”

李恪闻言一喜,连忙点头感谢。

席云飞摆了摆手,道:“不用谢我,机会是你自己争取来的,回头跟家里说清楚就过来报道吧,我住在哪里,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郎君住在三姑姑家中,恪这就去跟父皇母后请命,如无意外,下午就来寻郎君。”

说着,与席云飞行了一个大礼,便激动的转身离去了。

李恪走后,王大锤看着席云飞,好奇问道:“郎君,这小子出身有点尴尬,若是要扶持他当上……”

“咳咳……大锤,你说什么呢?!”

席云飞吓了一跳,王大锤这个误会可是太大了,谁说我要扶持那小子做皇帝了。

真的是……

席云飞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喜欢他的冲劲,不管他实际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在乎,如今我们的产业分布越来越广,欠缺的人才更是一个无底洞,说真的,我现在缺人用啊。”

王大锤抿嘴一笑,想了想,说道:“说到这个……郎君之前把王元调来长安重新任用,倒是让人没有想到,这家伙倒也没有让郎君失望,处理事情井井有条,连马周都自叹弗如。”

说起王元,席云飞收起笑容,点点头,道:“王元当初在长安就是一个风云人物,太原王氏出身的他本就学识渊博,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对于经商之道也有自己的见解,这个人就是太倒霉,投错了胎……”

···

···

万象城,地下负一层。

王元与崔忠云坐在休息室内煮茶聊天。

两人也算是旧识,当初王元被席云飞忽悠买矿山的时候,崔忠云也出了十万贯,打了水漂。

如今时过境迁,王元成了席云飞的手下,而崔忠云也借着席云飞的东风,混得风生水起。

所以,两人现在多少都跟席云飞有点瓜葛。

拿起水壶,王元为崔忠云倒了一杯茶。

指着一旁堆积成山的铜钱,言语颇为激动的说道:“这些铜钱马上就会被溶解,打造成电线,不管是三铢钱,还是五铢钱,亦或者是朝廷发行不久的开元通宝,马上都会被取缔……这才是我该干的事情,以一己之力,颠覆千百年来的货币体系。”

崔忠云闻言,满是羡慕的看着王元,他们虽然都参与其中,但崔忠云只是一个打杂的小喽啰,而王元,则是被席云飞重用,专门负责此次换钱行动的总执行。

如果这个大事件曝光的话,那些史官们十有**会把王元作为主要人物写进史册。

贞观元年,货币更替,太原主事王元,高效成事,京都五十余万铜币,半日间普换新钱。

唉,想想都羡慕……崔忠云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门口,一个管事人物行色匆匆的走来。

“王主事,几位家主来了!”

在他身后,崔尚等人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山一样高的铜钱,眼里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