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老司机app

冲的太猛了吗?

也许吧。

叶枫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可是尽管闭上眼睛,叶枫心里依旧如潮水在慢慢的涌动着。

仿佛海水涨潮,慢慢的冲击着山崖,浪涛逐渐变大,最后海浪有了遮天盖日之势。

几个人的名字也在他的心里划过着。

接着睡不着的叶枫起来了,来到了屋外庄园里的游泳池旁,现在夜已深,卢塞恩的夜晚并不像国内那么炎热,叶枫坐在游泳池旁边却并没有下去,而是在看着水面上在轻风吹过轻轻荡漾起来的波纹。

“怎么还不睡?”

这时候,叶枫的身后传来了杨青志的声音。

“睡不着。”

叶枫没有回头,在杨青志走过来之后,问道:“你怎么也没睡?”

“作息习惯了。”

杨青志走到旁边,也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和叶枫一样坐在地上,侧头递给叶枫一根烟,接着笑着说道:“这一年一直来调整作息,但一直没调整过来,现在也没机会调整了。”

妩媚性感百变女郎

“早睡早起还是比较好的。”

叶枫点燃了杨青志递过来的烟。

“道理谁都会说,但真正能做到的却没有几个。”

杨青志笑了笑:“就比如你,你知道早睡早起比较好,不也一样没睡吗?”

“我不一样。”叶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这里有毛病。”

杨青志闻言一怔,看了叶枫一眼,他竟然没有从叶枫眼里看到开玩笑的神色,反而是一副很认真的眼神,接着杨青志也点燃了自己的烟。

没有去问叶枫为什么说自己脑子有毛病,而是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呼出,说道:“其实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有病的。”

“恩?怎么说?”叶枫侧头看着杨青志,没想到杨青志会这么说。

杨青志说道:“人是一种易伤感的动物,他们渴望热闹,却又享受孤独,生活中,我们都有病,有的因为穷而生病,有的因为富而生病,有人因为情而生病,所以,生而为人,本就不易,能够活着就很好了。”

“恩,是的,能活着就很好了。”

叶枫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活着真的有着太大的意义了,前世的诸多不如意都在这一世化作乌有,最起码,他这一世可以为家人做很多很多事情。

至于心里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你本来就得到了很多,再失去一点快乐,又有什么?不公平吗?如果说把你打回原形,变成前世的模样,你愿意吗?

还是不愿意的是不是?

想到这里,叶枫决定不再想那么多了,路就在前面,顺着路,该怎么走怎么走,不去想太深远的,接着叶枫站起来,灭掉了烟,对杨青志的说道:“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等下。”杨青志突然叫住了叶枫。

“恩?”

叶枫回过了头。

杨青志问:“你的目标是什么?”

“拥有一个球最大的私募基金算吗?”叶枫问道。

杨青志一怔,笑道:“野心真不小。”

“事在人为。”

叶枫笑了笑,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双手就搭在脑袋后面,这样悠闲且有点痞的回房间了,杨青志则是坐在原地继续抽着那根已经快燃到一半的烟,嘴角含着浅浅的笑容,眼神如那天空的星辰一般明亮,不得不说,叶枫真的给了他不少的意外。

这就好像一颗石子一下子丢进了湖面,荡漾起一层又一层波纹。

“也是。”

“有志者事竟成嘛。”

杨青志站了起来,身形修长,屈指一弹,烟头在半空中划出一抹星火,最后落在了地上,弹了几下,挣扎了几秒,最终无奈的熄灭。

……

翌日。

由于这是在杨青志的家里,设了闹铃的叶枫醒来了,然后叫醒了陈煌,两人出门后,发现杨青志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开放式厨房。

杨青志见叶枫和陈煌起来,说道:“中餐我不会做,我给你们做了三明治和面包,不知道你们吃不吃的惯。”

“吃的惯,我们在纽约早上也吃这个。”

叶枫说着。

“是啊,三明治和面包也挺好吃的,我来帮你端。”

陈煌见杨青志做好了,便过去帮忙把盘子里装的三明治和面包端出来,不得不说,杨青志做的三明治和面包卖相上面是挺好看的。

叶枫看着也挺好的,三明治里面居然还有热狗。

杨青志接着又拿了一大罐牛奶过来,给两人倒了一杯牛奶,坐下来说道:“我最开始在华尔街,华尔街的工作节奏比较快,所以吃这些会方便一点。”

“现在国内也有很多早上吃牛奶面包的。”

叶枫吃着三明治,味道还不错,接着他笑着说道:“记得我初中的时候,老师还跟我们讲了一件事,他说我们都是喝小井水长大的,而米国人都是喝牛奶,吃牛排长大的,当时班级里面的同学都在笑,我看他们在笑,我也笑,现在想想,不知道那时候有什么好笑的。”

杨青志问道:“你那些同学现在呢?”

“大多结婚生小孩,然后两口子在工厂里面打工吧,地方教育差异问题,我那时候的同学大多都是初中毕业之后就辍学出去找工厂打工上班的。”

接着叶枫碰了一下旁边的陈煌,说道:“不像他,他生在燕京,一出生就是最好的学校,最好的教育,大学也是最好的。

陈煌无奈的看着叶枫说道:“唉,都说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可我这投个胎也招你了么?我特么太难了,你干脆纠集一帮人把我拉出去戴个高帽子,然后一起批斗我完事了,就说我小蝌蚪时期游的比别人快,没走**道路,走了资本主义道路。”

“那不能够。”

叶枫被陈煌说的也不好意思了,打了个哈哈:“我开个玩笑,我煌哥,你别往心里去。”

陈煌这才息怒开始继续吃东西。

杨青志则在旁边微笑着,乐的看两个人斗嘴。

饭后。

杨青志开车带着叶枫和陈煌去苏黎世,也巧合的很,原本要去纽约就要去苏黎世坐飞机,这也如了叶枫的意,其实和陈煌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叶枫这一次去找不找的到孔荆轲倒在其次,他就是单纯的想要在她在的城市走一走,也许这片道路她曾经走过,也许这座桥上的石柱她曾经手搭在上面过。

这一刻,叶枫突然想到了有一句词和自己现在的心理挺像的: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见或不见。

你都在我心里,从未离开。

我也不曾忘却。

车上的叶枫看着车窗外越来越近的苏黎世,轻抿着嘴唇,在心里无声的说着:再给我一点时间,如果你愿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