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视频app网

白夜叉说的禁忌,和向闲鱼要做的确实有点关系。

灵格这东西,并不是想夺取就能夺取的,不然你夺我也夺,箱庭世界还不乱套路了。

而且向闲鱼怀疑有些灵格夺取后,会让持有者直接打出gg结果,比如白夜叉的“天动说”灵格。

总之,肆意夺取灵格,本身又不是魔王,大概率会惊动武神众“护法十二天”。

由三位数强者组成的组织,管理箱庭都市,向闲鱼暂时可不想和他们杠上。

那就只好用温和点的实验方式了。

“有流星耶!”

众人纷纷抬头,望着夜空中划过的流星。

黑兔解释道:“那是珀尔修斯的旗帜被千眼除名,所以从星空降下了,这可是罕见的景色哦。”

能把旗帜悬挂在星空的,当然都是有名的共同体,这次的英仙座被降下,才形成大规模流星雨。

可平常,共同体之间是很少会拼上所有来比赛,毕竟谁也不想死,闲的没事干死斗那不有病吗。

等流星雨结束,宴会也落幕了,向闲鱼回到房间,发现治疗仓还在运作,阿尔格尔的伤势没有复原。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倒也难怪,正面挨了一发火花射线,直接被打到昏迷,伤势能轻才奇怪呢。

趁这个时间,向闲鱼把一些要用到的仪器给拿出来。

比如分析仪,扫描器,能量测试器。

摆放好之后,他坐到书桌前,拿出通讯器查看接受到的情报。

“更加近了……”向闲鱼看完情报,心情没有一点变好。

那个黑水之神离盖亚所在宇宙更加接近了,而且在其它方位也发现了好几个邪神的踪迹。

以昭和宇宙为坐标,南面是安全的,其它方位现在都有危险了。

吉尔巴利斯位于东北方位,虽然阻拦不住,至少可以拖延一下。

奥王联合黑水之神必经之路上的那些宇宙文明布下防线,拖延时间想来没问题,要是能让邪神调转移动方向就更好了。

其它方位还在探查,目前只发现踪迹,还没确定是不是邪神本尊。

他心情略微有些烦躁地收起通讯器,阿尔格尔躯体的伤势从透明舱盖能直接看到,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现在在修复内部的暗伤,可能要比外伤时间还长。

“不等了,睡觉!”

他脱掉衣服,盖上被子进入梦乡。

治疗仓里的阿尔格尔嘴罩部冒出一串气泡,眼皮微动,似乎有苏醒的迹象。

……

沉睡中的向闲鱼突然抬手,一拳击出,接着响起沉闷的撞击声。

“谁!”

向闲鱼猛地坐起身,锐利的视线扫向墙边,当看见正在爬起来的阿尔格尔,他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原来是对方治疗结束了。

“吓我一跳……还以为有刺客。”

阿尔格尔起来后走到床边,呆呆站着,也不说话,好像一个人偶。

向闲鱼:“把我衣服拿过来。”

听到命令,阿尔格尔才转身把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拿过去。

她并没有恢复神智,刚才只不过是本能地对周围生物有感应,所以靠近向闲鱼。

向闲鱼穿好衣服,洗漱完来到餐厅,阿尔格尔跟在他身后,像是个护卫。

“早~”

“早,她伤势恢复了?”十六夜咬着面包片,看到行动如常的阿尔格尔,感到不可思议。

昨天带回来的时候,感觉随时会嗝屁,今天就生龙活虎,你小强啊?

“恢复了。”

卢奥斯本身能力不足,导致阿尔格尔实力被压制,但是由向闲鱼控制,他不担心阿尔格尔会失控,即使恢复到巅峰三位数也无所谓。

所以她的实力比昨天还要强,如果能恢复神智,十六夜大概都打不过她。

上层的位数之间,差距可谓天壤之别,原三位数的存在,即使降为四位数,但只要恢复神智,十六夜都不一定打得过阿尔格尔。

向闲鱼吃完早餐,就带着阿尔格尔回房了,接下来他要给对方来个全方位检查。

直到中午,莉莉过来喊他吃午饭,向闲鱼才把事情搞定。

“奇怪了,这数据……”向闲鱼始终无法从阿尔格尔身上检测到所谓的灵格,“难道是无法被观测的?”

他想了想,拿出一张恩赐卡拉普拉斯的纸张片给对方使用。

恩赐卡上显示的是Δiaδpoμη,也就是蛇发女妖美杜莎的意思。

恩赐卡到底是怎么鉴定出来的?

向闲鱼不知道这点,完全无从下手,就好比你去搓麻将,却不知道该怎么胡。

“还是得去找白夜叉,顺便把我的地盘整理下,先进行改造。”

“过来。”

向闲鱼把阿尔格尔招呼过去,锁定留在白夜叉院子里的空间坐标,直接传送过去。

白夜叉此时正在喝茶看电视,箱庭的科技说实话并不高,其它地方不清楚,可东区这里,绝对是20世纪左右。

电视都是老古董,那种靠旋转钮的大块头,屏幕又小,画质倒还可以,但绝对比不上液晶电视。

“箱庭这里为什么不考虑发展科技?我记得箱庭是和三千世界都联通的吧?”

白夜叉单手拄在桌上,撑着下巴看电视里的恩赐赛,回答道:“外界那些核武,要是引入下层,那会让下层混乱的,所以有规定不能过度引入人类的科技。”

“嘛~反正民间便利的科技引入没关系,那些有破坏性的就隔绝。这样阶层支配者也会轻松很多。不过,汝今天来是干什么?想通了准备把她让给咱了?”

白夜叉视线划过阿尔格尔,落到向闲鱼身上。

“当然……不是。”向闲鱼走到她对面坐下,指指身旁的家伙:“你教我怎么剥夺灵格可以吗?我用她来做实验,武神众应该管不到吧?”

白夜叉表情严肃起来,沉声问:“你打算把她的灵格剥夺?这样她会消失在箱庭的。”

“消失在箱庭?原来不会死啊。”

“不,消失的意思就是死。”

“这样啊。能问下,希腊神群的地盘在哪里吗?”向闲鱼考虑片刻,转而问起其它事。

白夜叉:“希腊神群?那是在三位数的上层北区,汝想做什么?”

“没事没事,就是随口问问。”向闲鱼笑着摆摆手,至于到底是不是随口问,就只有他自己清楚看。

白夜叉隐约察觉到不对劲,警告他:“汝可别随意去招惹希腊神群,宙斯可是三位数中的强者,实力极强。”

“虽然咱也厌恶希腊神群来着,但实力确实不错。”

“我倒是没那个意思,不过,人家可就不一定了。”向闲鱼抓着阿尔格尔的黑带打着结玩,说道:“我可是把珀尔修斯的子嗣卢奥斯给干掉了,没准会被找上门也说不定,先了解下情报总没错。”

‘但你的样子看起来完全不担心。’白夜叉心里暗想,其实她也有关注过希腊神群的动静。

可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异动,珀尔修斯也没行动。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