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最新地址公告

“借大洞胎息灯让一缕神魂存活至今么?不过这种方式只能用一个人吧。”苏剑一只是瞟了一眼就看穿了紫玄步用的方法。

“前辈慧眼如炬。当初为了宗门传承,他们都选择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我···”紫玄步眼神有些暗淡。曾经的老友与同门不管平时关系好的还是经常和他对着干的,都在宗门传承上选择了这个最后的办法,把这个珍贵无比的机会留给了他。

“薪火之燃,火传也,不知其尽也。”苏剑一很理解紫玄步,因为他们道宗也是如此。第一纪元留下的火种,于第三纪元点燃,更巧的是那位新任掌门还将他的女儿收入门下。

“天机莫测啊。”

曾经的苏剑一不相信天机,只信手中三尺青峰。可此时再想起卜天道道主,这个明明对天机最了解之人说的话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太微八景素月阵还能撑多长时间?”苏剑一看向紫玄步。

紫玄步闻言低眉思索了一下才保守的说道:“大约阵法之内三个月,外界一个月左右。”

“够了,先去你们宗门,我和这群小家伙有话要说。”

一直没插上话的良逸等人有些无奈,大佬说话他们实在插不上嘴。

苏幼仪此时神色有些复杂,这位真的是自己的祖先吗?那这位前辈会不会知道自己父母的消息,如果自己的父母还活着为什么当初要丢弃她。如果将来真的见到父母了,她又应该以什么态度去面对?

苏幼仪越想越乱,实在是她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搞懵了,她的身世,她的去向还有她和父母的关系各种问题都让她有些头疼。

“有我在。”

夕阳染红少女玉骨赏心悦目图片

一道让人倍感安心的声音响起,苏幼仪感觉到自己的手突然被温暖所包裹。抬头望去,是师兄正坚定的站在她的身边。

那双从小看就看不厌眼睛仿佛看透了她的迷茫与慌乱,如一道阳光洒进她的心田。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良逸将师妹的手握的更紧了,示意她不需要想那么多,一切都由师兄在。

“嗯!”苏幼仪反手相握,刚刚的不安与焦躁直接被师兄的一席话驱散一空,只剩下师兄的温和又坚定的话语回荡在心间。

有师兄在,什么都不用怕。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师兄一直都是令人放心的可靠。

另一边的苏剑一将一切收入眼底,默默地观察着这颗拱了他家白菜的猪。虽然长得是好看了点,天赋也还可以,但还是只拱白菜的猪!

当良逸等人回紫霄宗时,宗门里其他陷入大阵的天才们也都陆续觉醒了自己的记忆,把这当做了紫霄宗的传承历练。

一个第二纪元时期的上古大宗,里边有的传承简直如满天繁星。就算不是最顶尖的传承,也足够他们这些一品势力消化的了。

而如客梦湛、慧智、庞清石和柳柔心这样的超级势力首席眼中,他们需要的并不是那些最顶尖的传承,他们需要的更多是能与自身修行相互补的道法,功法或者秘法一类的。

并且在这个宗门里以他们的神风竟然还能接触到第八境修士的修炼心得,这可比任何道法都吸引他们。

虽然大家都恢复了记忆,但是都保持着最基本的默契,并没有说想要用一些超常规手段去获得某些传承,所以宗门里看上去竟然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让他们奇怪的是,怎么会在这里看到良逸的?还因为颜值太过于瞩目而帮助他们提前恢复了记忆。

不但是一品实力的天才们奇怪,就连客梦湛等人也暗自纳闷,莫不是出现了幻觉?见过一面之后因为太帅而对人家念念不忘?

要是庞清石或者柳柔心还有可能,但他和慧智可都是男的啊····

此时紫霄宗的一座秀丽山峰上紫霞满天,良逸等人则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一座空余的洞府中,在这座山峰中这样的洞府还有好几座,足够良逸等人使用了。

“这家伙怎么处理?”洞府前,紫玄步手里还拎着那如死狗一样昏迷的荆光济。

“杀了吧!”

良逸语气没有丝毫波动,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在他看来,这背后的老银币和那个已经去桥上见老奶奶的沧冬都是该死的角色。

听到此话的众人都没有任何特殊反应,苏剑一和紫玄步就不说了,杀的人绝对比吃的饭还多无数倍。

和致清和余歌镜耸耸肩也都没意见,他们都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大家都懂,更何况余歌镜本身就是受害者。

至于最后的苏幼仪则根本就不会反对师兄。

“行,等老夫把他动手的原因审出来就直接给他一个痛快。”紫玄步点点头,新宗主都发话了他自然遵从。

“那各位能够给我点空间让我和这两个小家伙单独聊聊么?”苏剑一指了指良逸和苏幼仪,看了一眼其他人说道。

和致清和余歌镜闻言看向良逸,他们想知道良逸的意见,相比于这位前辈还是良逸更值得信任。紫玄步也是如此,毕竟良逸可是他们紫霄宗新人宗主和复兴的希望啊。

“无妨,让我们和苏前辈单独聊聊。”良逸笑着摆摆手,示意众人没问题的。

等到其他人退走之后,洞府中就只剩下苏剑一与良逸和苏幼仪三人。

“晚辈先谢过前辈的救命之恩了!”良逸对着苏剑一恭敬的行了一礼,如果不是苏前辈在他身上附着了一道力量他还真不一定能斩杀掉那沧冬。

良逸身旁的苏幼仪也是如此动作,她也明白这位前辈对她的救命之恩。

据良逸估测,如果只是借助紫玄步传来的大阵力量,他顶多只能救下师妹后和那沧冬打个平手,就算有和师兄的帮助最大可能也只是将沧冬逼退。

“那沧冬只不过是个小丑罢了,真要说的话顶多算是耐打而不是能打,你在这里杀得顶多算是他的一个分身,真正的他估计还在你们那个纪元中的深渊里沉睡呢。”

苏剑一招示意让良逸两人跟上,他则率先走向了洞府之外,边走边和良逸说道。

“那深渊里那个沧冬知道我们这边发生的事么?”苏幼仪看了一眼师兄,神色有些担忧。她比较担心这个,如果深渊里的沧冬知道这件事,那师兄不就莫名其妙多出来个大敌么?

良逸却是不怎么担心,那沧冬谁知道哪年哪月才出来,等到时候谁追杀谁还不一定呢。

“你是对自己没信心么?”苏剑一忽然转身,目光如利剑的直视着苏幼仪。

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洞府外的山峰上,紫霄宗不愧是这个纪元第二大宗,不管身处哪里去欣赏宗门,总能发现不一样的美景。

山峰外仙鹤浮云相嬉戏,山林间松鼠抱着松子在林中跳跃。大日当空,紫霞盖顶,每一处都彰显着紫霄宗昔日的强盛。

苏幼仪被苏剑一突如其来的目光所摄,下意识想躲在师兄背后,可却被良逸拉住。

良逸看着师妹的表现若有所思,隐隐约约有些明白苏前辈的意思了,师妹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劲。

“我···我不是没信心,只是···”苏幼仪心里有些慌乱,只能求助般的望向师兄。

“我辈修士当敬天地!可除了天地之外,万事只能依靠自己,尤其是我们剑修。”苏剑一语气平缓却有力,不自觉的吸引住了苏幼仪的心神,下意识的将这些话认真记在心里。

“剑,百折不弯!可这并不代表着无谓的迂腐与死板,而是说在任何时候都要对自己本身和手中的剑保持着绝对的信心,这也就是所谓的剑心。一个剑修一旦失去了剑心,即使手中有剑,心中却没有了剑。”

良逸有些沉默,他现在也看出来了,师妹如今应该是剑心不稳的表现。师妹太依赖于他了,导致对自己的懈怠。

一时之间良逸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让师妹陷入到自己这个温柔乡了么。

因为师妹太过于信任他,而蒙蔽住了自己那颗剑心,所以现在表现得太过于柔弱了些。别说和上辈子那个威压天下强势无比的女魔头比了,就是与刚穿越来之时的苏幼仪比都稍显软弱了一点。

而这一切的根源竟然是出现在良逸身上,让良逸不禁想起了前世某只著名的九尾狐。

“嘶···”良逸感到一阵牙疼,这要被师父看见了还不扒他一层皮?

想到此处,良逸将双手搭在了师妹的肩膀上,低头直视着师妹此时有些混乱的眼睛说道:

“师妹,苏前辈说的对,我们如今已成道侣···”

打了个冷颤,良逸停顿了一下,怎么莫名感觉有股杀气萦绕在四周呢?

探寻无果之后良逸才继续说道:

“道侣并不是说一人背负着另一人在仙途前进,而是两人相互扶持,你我共进!”

“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永远都在,我需要你时,我希望你也在。我可以把我的柔弱展现给你,你可以把你的柔弱展现给我。”

“但万一哪天我不在了,你能依靠的就只有你自己。”

随着良逸的话语,苏幼仪的本有些混乱的眼神逐渐坚定而且发亮,一颗有些暗淡的剑心重新变得晶莹剔透。可在听到师兄说的最后一句话时直接深处有些冰凉的小手捂住了良逸的嘴。

“不准说这种丧气话,没有如果,我要你一直在!”

师妹坚定的眼神和强势的宣告让良逸笑了出来,他知道他熟悉的那个师妹回来了。